安全就是她的底线
2021-01-04 08:0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常言说,创业难,守业更难。已经日渐壮大的黄河科技学院,要在自己手里进一步光大,不但要付出更多的心血,还要有发展上的长远谋划。

王刚

为2.7万名学生负责青春责任

“与最美的人在一起,时间没白费!”

“虽然我退到‘第二’,但是我不会让青春走开,生命中还有大把的热血等着我挥洒。”一提到青春这个字眼,全国人大代表、固始县外出务工农民、新怡和集团(中国)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刚立刻从和其他代表的热烈讨论中,切换成“书面语”来表述自己对青春的理解,天秤座,好人缘,充满着活力,这是王刚在河南团的形象标签。“上一届我还是最小的,一直等更年轻的面孔出现在河南团,去年换届特地看了看代表花名册,发现了比我小十天的钟建英老师。我们的责任不在于年轻,而在于有为。”

2000年,父母把黄河科技学院的全面管理权交到杨雪梅手里时,年仅30岁的杨雪梅唯恐自己小女子孱弱的肩膀难以担这重任。何况,她也干了近10年的记者,热爱新闻,难以割舍自己的事业。但父亲一年犯了三次病,母亲身体也不好,她笃定一句话:“做女儿的,就要担当。”

不到40岁就当上总工程师、“掌管”五六百人的科研团队,微笑示意自己确是“学霸”级女博士,心情不好时就看林清玄的散文,这就是河南团中最年轻的女代表、平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钟建英。她对自己从没浪费过时间这点很满意,但又有些自责,因为“分给女儿的时间太少,没当好母亲”。

14年学校管理生涯,她没有休息过一个星期天。“这2.7万名学生,虽已经成年,但家长把孩子交给学校,我得为孩子们的学业、安全、成长等方方面面负责。”

朱正栩是宝丰县闹店法庭庭长。热闹的地方,事儿就多。从小在城里长大的朱正栩,当时来到地处农村的闹店镇法庭任庭长,怎么处理乡下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呢?

“我的时间都去哪儿了?当然是工作,每天至少有12个小时在工作。”他感慨地说。

“工作时他们叫我女汉子,其实我内心也有萌妹子的时候啊。”只要走出房间,郅慧一定是穿着笔挺的工装出现,但是昨日记者在房间看见她,她正穿着满身猫咪图案的衬衫。

“生命中还有大把的热血等着我挥洒”

“永保零事故就是永葆青春”

“入乡随俗”,这是昨天记者采访这位1974年出生女全国人大代表时她的肺腑之言。

“我今年春节,三十晚上才回到家里。”杨雪梅说,学校与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签署合作办学协议,“人家不过春节,因此,我们必须得赶着人家的时间。”

致敬青春,杨雪梅也捧出了成果。她说:“现在学校已经发展成为国家大学生校外实习基地,获得省级教学名师和教学团队成果奖,实现了零的突破。”

门前老树长新芽,院儿里枯木又开花。若问时间都去哪儿了,他们一定给你个轻松的回答。他们,是被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长赵素萍和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大卫“点名”的河南团70后“青春派”;他们,是学霸女博士、北漂创业者,也是学校校长;他们是最美村官、基层法官,也是好学派站长,是尽心尽力的国策省情民生代言人;他们,与时间赛跑,不负重托、不辱使命,“我从不浪费时间的一点一滴”、“与最美的人在一起,时间不白费”、“生命中还有大把的热血时刻等着我去挥洒”、“永葆安全就是永葆青春”……青春,是当天提得最多的关键词。张大卫说:“我就想啊,”

18岁时,他只身到北京当了一名普通的钢筋工。1995年,20岁的王刚立住脚跟,创建贸易公司做农副产品进出口贸易,随后,他的业务遍地开花,快餐、工艺品、房地产、教育、能源矿产、旅游,“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,每个行业都有高峰等着去攀登,我不冒险,但我从不放弃尝试”。

田心池一年只有两季水,不够用,裴春亮和村民们又开始修水库,“这十年,与这些最美的人在一起,我这个农民的儿子,时间没白费啊!”

朱正栩

她在给更多的青年找新的青春之路,去年,学校和济源市政府合作建立的黄河科技学院应用技术学院开始招生,可以直接为当地培养生产急需的“一线工程师”,而一家按照三甲水平设计的附属医院,也将在今年开业。

1971年出生的郅慧是全国人大代表、郑州铁路局郑州西站副站长。女汉子和萌妹子结合在一起就是操心。工作首先是第一个操心的事儿,“从毕业到现在我干了21年,两条铁轨别人看着枯燥,但是因为我爱操心,不仅担

有一天,“年轻”的钟建英发现自己头上长出了白发,“开始还拔,后来想想拔了还长,就当是时间的礼物吧。”她笑着说。

“星期天对我来说只能是奢望”

“如果不是看到儿子都五六岁了,我还觉得我可小呢!”郅慧说,“我是从业务岗到管理岗的,有一次任务,4个月的时间,白天团队作战,晚上一点前没睡过。因为我知道,总有你不懂的东西要学。”

钟建英

杨雪梅

郅慧

可是,裴寨村的水井又特别难打,2005年8月全村开始打水井,可4口只成功了1口。吃水有了,灌溉也要解决,2006年,裴寨村又修了田心池,这一修,就是两年零六个月。

“这是让我每天都在感动着的两年时光!”裴春亮深情说,他拿出了860万元钱,乡亲们没钱,就自发干义务工:从水源到田心池100多公里,“我们遇山劈山,遇沟架桥!”

“现在,我的每个星期天,都是跟学生一起度过。”全国人大代表,黄河科技学院院长杨雪梅的第二次校园青春季要追溯到2000年。

1970年出生的裴春亮,对时间话题特别感慨,他仰头想了一会儿,眼圈有点发红,伸出手指来比画,“我是2005年4月20日当上的村支书,村里当时是595口人,现在是11000多口人,原来1个村,现在管着97个自然村,我这十年啊,与天斗与地斗与水斗,时间是越来越不够用了!”

裴春亮是辉县市张村乡裴寨社区党总支书记,也是全国人大代表。十年前的裴寨村,“十年九旱靠天收”,“那时候,我们的时间都用在了打水上,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挑水,一个小时挑4挑水,才能挑满1水缸。”

这位娃娃脸的女总工的时间用在了与“电”打交道上,她带领团队研发的设备,是在特高压百万伏级输电线路中起保护作用的开关设备,目前已经运用在国家电网“西电东送”项目上,填补了国内空白,摆脱了对国外公司的技术依赖。

2007年,朱正栩从县法院到闹店镇法庭任庭长。在县法院已经成经验的工作方法,到农村法庭都不好使。因为不少农民法律知识欠缺,办案当中阻力不小。遇到棘手案子,朱正栩总是耐心疏导讲解,闹店法庭管辖4个乡镇15万人,原来每年的案件都是400多起,现在下降到300多起。整个法庭包括朱正栩在内,最多时只有两名正式法官、两名书记员,最少时只有她一名法官和一名书记员。每周,她两天时间用来开庭、处理其他工作事务,剩余的时间就是下村巡回,“星期天对我来说只能是奢望。”

虽然是高效利用时间的能手,但她也不乏遗憾,“时间都花在工作上了,没当好母亲”。十岁的女儿十分懂事,这让她无比欣慰。

白发,“就当是时间的礼物吧”

裴春亮

别人总爱用“年轻”形容她:这么年轻,当了总工程师,当了全国人大代表。“似乎我的时间特别经用,但我知道,自己从来没浪费过一点一滴的时间。”钟建英说,她把时间分成几大块:学习、试验、调研、开会、管理,紧凑、紧张、紧实。

负有责任,也体会到乐趣。”郅慧说,安全就是她的底线,从1993年郅慧参加工作至今,郑州西站保持着零事故记录。“我和同事都感觉永保零事故,就跟永葆自己的青春一样。”

青年得志,王刚依然坚持为自己的“乡愁”花时间。他投资办学,为固始捐资效力,初衷只是当年家里交不起40元的学费:“我已经成为孩子们的王叔叔,让他们顺利上学是圆了我的一个青春梦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mgyczp.com四川省达州市主良舞实业有限公司平舆分公司 - www.mgyczp.com版权所有